中国邮轮产业的发展受到许多问题的阻碍。

国内游客热衷于日本和韩国的“买买买”,进入中国的国际游客数量有限。中国的邮轮经济正在“增肥”,而其他国家正在将自己“瘦身”到暑假。国内邮轮码头正经历旅游旺季。 自今年3月以来,大多数大型邮轮公司已经取消了从本国港口飞往韩国的航班,这些航班目前尚未恢复。然而,这并不妨碍国际邮轮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偏好。 诺威奇真喜和史圣公主号等新船最近陆续进入中国,进一步扩大邮轮旅游的市场份额。 从2006年到现在,邮轮行业从无到有增长到去年在中国运营的18艘邮轮和42,000个乘客座位。游轮出境游客总数首次超过200万。 这一新兴产业在经济总量、就业、基础设施和产业链长度方面都有潜力成为新的经济动力。 然而,无论是沿海城市、码头、邮轮公司还是旅行社,他们一直在抱怨亏损。 一方面,大量国内游客乘坐游轮去海外“买”买买。另一方面,入境的国际邮轮游客数量非常有限,而且“内外热,内冷”的对比十分明显。 中国邮轮经济面临的瓶颈亟待解决 中国邮轮行业远未达到“上限”。近年来国内邮轮业的蓬勃发展是显而易见的。 国际邮轮协会前主席亚当·古德斯坦(Adam Goodstein)曾表示,邮轮行业的发展最初是由北美的需求驱动的,而在中间则是由欧洲的发展驱动的。 然而,目前整个邮轮市场具有明显的“东移”特征,尤其在中国市场显示出巨大潜力。 事实的确如此。 根据行业权威协会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游艇分会的数据,2016年,中国主要邮轮港口接待的邮轮和游客数量大幅上升。中国游轮出境游客总数首次超过200万,预计今年将继续攀升至260万。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八大邮轮旅游来源国和最具活力的市场。 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北亚太平洋及中国区总裁刘志南、地中海邮轮大中华区总裁黄凌锐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邮轮市场规模甚至有望在3至5年内超越美国,引领世界。 “无论全球经济如何波动,邮轮业的年增长率都保持在8%左右 ”黄凌锐说道 自2009年以来,皇家加勒比在中国的业务从零开始,每年几乎翻一番。 “游轮为中国游客提供了方便的出国旅行方式,可以近距离体验欧美文化和生活。 刘志南表示,鉴于中国邮轮市场的增长,该公司计划将最初于2017年在新加坡完成的邮轮翻新和船舶供应服务转移至中国。 科斯塔邮轮(Costa Cruises)在中国已经有十年了,在过去的三年里,它的增长尤为明显。平均而言,其在中国的产能每年增长50%以上。 近年来,科斯塔从中国上海开始了为期86天的游轮之旅,搭载了700多名中国游客。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游艇分会执行副主席郑伟航认为,中国邮轮母港的硬件条件远高于日韩。尽管中国国内港口的建设据称有过度的嫌疑,但现实中仍有差距。 根据到2030年达到1000万出境游轮乘客的总体预期,中国市场仍然需要至少65至80艘大型游轮。目前,总产能缺口高达80%,市场前景依然广阔,并将继续快速增长。 邮轮业发展成为“为其他女孩穿上婚纱”的邮轮旅游被誉为漂浮在海上的“黄金产业”,这通常会带动东道国的经济发展。 国际邮轮协会(International Cruise Association)的研究表明,全球邮轮业的发展已经创造了近百万个就业岗位。 全球邮轮旅客日均消费为134.72美元,邮轮行业的经济贡献总额为1199亿美元,其中包括陆上旅游、邮轮码头、供消费船舶等邮轮行业间接贡献的641.3亿美元。 近年来,邮轮经济受到国内邮轮码头和餐饮、娱乐、物流等行业的高度期待,但实际情况对其刺激作用不大。 产业链中的相关方一直抱怨无法从中获利,尤其是许多邮轮码头都在亏损运营。 然而,随着对该行业未来发展的预期,邮轮经济参与者仍不愿离开市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邮轮业的发展给日本和韩国等邻国带来了“福利”。 2016年7月21日,五艘载有近17,000名中国游客的豪华游轮在同一天访问日本,分别停靠福冈、冲绳、长崎等港口。 中国游客的规模和消费能力震惊了日本。政府和旅游业聚集了大量的导游和车辆来提供服务以欢迎中国游客。 在福冈,政府在港口举行了欢迎仪式,并安排了一场传统的日本鼓乐表演来欢迎来自两艘游轮的数千名游客。 据日本媒体报道,随着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疯狂购物”,日本已经成为邮轮旅客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日本国土交通省的数据显示,2016年,超过199万外国游客乘船游览日本,比上年增长78.5%。 中国游客的增加为这一数字的记录做出了重要贡献。 2016年,日本化妆品出口同比增长28.8%,达到2676亿日元 这一出口量比2013年翻了一番。 中国市场对日本化妆品过剩的贡献 根据日本旅游局的统计,大约70%到日本的中国大陆游客会在日本购买化妆品。 据韩国媒体报道,2016年乘船游览韩国的游客人数达到195万,其中大部分是中国游客。 2016年,邮轮旅游导致消费增加2万亿韩元,产值约为3.4万亿韩元,总经济效益为5.4万亿韩元。此外,创造了24 000个就业机会,游客人均消费高达102万韩元。 许多问题限制了邮轮经济。尽管各地区都热衷于发展邮轮经济,但一些实际问题制约了邮轮经济的拉动作用。 据业内人士称,占港口综合收费“大部分”的国家收费大大增加了邮轮公司的运营成本。 在竞争激烈的国际邮轮市场,中国港口企业的竞争力也受到严重影响。 在外国邮轮公司看来,中国的综合港口费太高,远远超过新加坡和日本等亚洲国家。在中国邮轮港口运营商的眼里,港口本身收费很低,而且仍在亏本运营。 据中国皇家加勒比邮轮港口运营副总经理童剑锋介绍,国内邮轮母港收费主要包括政府收费和码头企业收费 其中,政府收费包括吨税、港口费、引航费、拖轮费、检疫费等。码头企业收费包括停车费、客运头服务费、客运大厅使用费、行李费等。 “在同样的情况下,国内停靠站的综合收费比美国高出约3至5倍,比欧洲高出2至3倍。 “吨税在国民费用中约占总费用的2/3 黄凌锐说,吨税不是在许多国家征收,就是收费标准很低,而中国至少比外国高十倍。 “豪华游轮的扩大是大势所趋,但长度可能不会有太大不同,所以它不会占用更多的港口资源,降低吨税应该是大势所趋。 尽管当地政府支持购买国际游轮,但在实施过程中面临政策限制。 豪华游轮就像海上的五星级酒店,从餐巾、牙签和桌布到牛羊肉、家具和淡水。它每天都需要大量的供应。 《经济参考》(Economic Reference)记者要求两家国际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和科斯塔核实并了解到,他们的采购一般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并在该地区设有分销中心。 尽管中国有许多母港和对船舶的强烈需求,但仍然没有配送中心。 刘志南表示,皇家加勒比一直希望将亚洲船舶供应和配送中心从韩国釜山转移到中国,但在运营层面,会发现现有流程缺乏如何审批船舶卸货业务的操作。 例如,在韩国遭遇MERS后,皇家加勒比不得不暂时将其配送中心从釜山迁至日本,在不到24小时内完成所有手续。 国内邮轮行业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美丽,而且存在一些潜在的危机和限制。市场供应过剩的风险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邮轮市场近年来的增长速度惊人,已经成为全球邮轮公司青睐的目标。 ”亚当·古德斯坦说 最近,另一批国际邮轮品牌宣布将进入中国市场或提升中国的运输能力,其中许多品牌打着中国或亚洲最大的旗号。 天海邮轮总裁范敏担心,尽管中国邮轮市场的增长速度和前景非常有希望,但短期内集中交付运力可能会导致供应过剩的风险。 因此,必然会加剧市场竞争,甚至引发“价格战”,难以保证服务和质量,最终会抑制行业发展,影响消费者。 游客坠海事故本应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近年来已发生多次,引起了中国游客的关注。 其中一次发生在去年八月,当时一名妇女在远洋水手的返航途中跌入水中。幸运的是,40多个小时后,她被一艘渔船救起。另一起事故发生在去年9月,当时从上海开往日本和韩国的“蓝宝石公主”号上的一名60岁女性乘客掉入水中失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从世界旅游市场来看,邮轮旅游已经处于成熟阶段,自然会得到人们更多的信任。 在邮轮旅游产品的热卖中,安全问题容易被忽视,邮轮安全几乎不是绝对安全。 此外,游轮海外海岸旅游的质量参差不齐,而且毫无疑问,一些免税商店专门面向中国游客。 一些游客报告说,邮轮在日本南部的一个港口停靠后,旅行社带他们去的免税商店被怀疑是专门为中国人设立的。 一个普通话流利的推销员向他出售昂贵的纳豆、酵素、陶瓷刀和其他“特殊”产品,导游在路上反复强调这些产品的疗效。 商店里出售的巧克力、饼干和其他食品也比免税商店外的7-11便利店高得多。 产业促进需要政策和产业的协同努力针对产业大发展和经济增长点没有显著效果的悖论,郑伟航通过长期研究,与专家和从业人员一道,呼吁尽快实现政策和产业的协同努力,以解决邮轮经济发展的痛苦。 首先,邮轮母港的建设应统一规划,避免大面积发生。 许多沿海城市竞相发展邮轮产业,导致码头建设过于注重标志性建筑。一些邮轮港口已经变成邮轮房地产。 “邮轮出港和旅游港的开发和建设缺乏国家和区域协调 如果发展良好,新一轮恶性竞争肯定会在几年后出现。 “郑伟航建议邮轮码头不必过于豪华,只需满足乘客等待环境和便捷通关两个条件,而这两个条件在现有码头建设中往往被忽视。 第二,邮轮港口的服务水平和通关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 不同港口的通关程序不同,停靠港口的游船对船只和旅游证件的要求也不同。这不仅给入境游轮和外国游客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还造成游轮港口管理的不规范。 例如,一些国际邮轮公司报告称,中国目前对外国船只的联合检查程序过于复杂,通关效率不高。有时所有乘客需要3到4个小时才能完成登机,而在美国只需要大约15分钟。 第三,扩展邮轮经济的上游和下游产业链,让更多的公司分享产业发展的红利。 虽然第一艘国内豪华邮轮的建设已经通过中外合作在上海启动,但中国邮轮等高附加值船舶的设计和建设仍然是空白色。 中国造船业产能过剩和对豪华游轮的强劲需求形成了巨大反差。 此外,国内企业提供的材料在国际邮轮公司亚洲航线的全球采购和供应量中所占比例非常小,其数万件产品中只有约250件在中国采购。 由于邮轮经济上下游延伸不足,中国企业参与有限,邮轮经济整体规模相对较小,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尚未真正显现。 第四,出境旅游和入境旅游应尽可能均衡发展。 出境旅游呈现爆炸性增长,入境旅游呈现波动性变化。 游轮将中国游客运送到日本和韩国等几个目的地,使得海外消费创下新高。 然而,国际入境邮轮旅客的数量和消费总量并没有大幅增加,邮轮旅游对中国旅游目的地的经济贡献非常有限,亟待提高。 第五,丰富邮轮产品,避免行业波动风险。 郑伟航指出,中国沿海始发邮轮航线上85%以上的产品前往日本和韩国,其中大多数短途航线需要4至6晚。 今年3月,国内外许多邮轮公司宣布,由于邮轮旅游目的地资源严重短缺,当遭遇台风等突发事件时,来自中国的邮轮将取消停靠韩国港口,导致港口分配灵活性差,增加了航线和组织群体的风险。 正是因为邮轮产品单一,目的地也没有太多选择,所以对个人旅行的游客有大约50%的退款率。 只有当行业匹配起来,邮轮公司不断丰富他们的产品类型,才能避免类似的风险。 第六,旅行社特许经营模式弊端明显,维护健康的市场竞争迫在眉睫。 巡航套餐模式是中国特色,自2012年以来一直很受欢迎。它确实促进了中国邮轮旅游的快速发展。 然而,随着邮轮运力的增加,市场供需平衡发生了变化,预付费套餐的比例一再下降到1%-10%,这也导致了市场价格战的提前开始。一些原本处于中高端的邮轮产品与其他低端旅游产品没有什么不同。 邮轮预订和大宗销售是市场行为,应该由市场本身来监管。 然而,目前的包价模式破坏了邮轮旅游的氛围,降低了邮轮旅游的质量和标准。一些游轮乘客报告了糟糕的体验。邮轮海岸旅游已成为邮轮购物旅游,对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要求主管当局保持健康的市场竞争。 第七,邮轮的环境保护应得到足够的重视,以防止海洋污染的蔓延。 游轮作为在海上航行的“城市”和度假目的地,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甚至数万人产生巨大的能源和物质消耗和浪费。它们是港口、旅游目的地和海洋的重要污染源,已经引起各国政府和机构的注意。 郑伟航提醒说,中国还应设定游轮入境门槛,制定游轮环境保护和海洋污染预防标准,防止游轮成为海洋污染的新来源。 记者毛振华天津报道(编辑:叶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 中国邮轮产业的发展受到许多问题的阻碍。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