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数字音乐平台

刚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行业就频频收到沉重的消息:首先,3月1日,由于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和阿里音乐(Ali Music)去年9月率先实现版权交流合作,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地位的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突然做出努力,宣布与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岩国际达成战略合作,华岩国际拥有S.H.E group和林宥嘉等一线歌手,并得到后者音乐图书馆的授权。 同一天,一度广受欢迎并因2016年9月成功上市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支音乐股票”的多米音乐(Domi Music)退休。公司于2月14日申请终止上市,服务器于2月28日退出市场,从而终止其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方网站一直无法开通。 3月6日,网易云音乐又迈出了一步,并于昨日与阿里音乐一起宣布。双方就音乐版权授权的相互转让达成合作。 一方面,强国联手寻求共同发展;另一方面,薄弱的平台已经被淘汰,这可以说是几个欢乐和几个悲伤。 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似乎正面临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开始形成。 华谊兄弟和黄博曾一度是多米音乐的股东。据了解,多米音乐是由冯友生和徐琳于2010年5月创立的,他们的前身是蔡赟在线。 2011年至2014年,多米音乐从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行业主要公司获得1亿多元投资。著名演员黄博也曾一度是股东。 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首先,公司创始人冯友生和徐琳分别转让注册资本和股份,完全退出公司。之后,冯友生带领团队开发了现在在直播领域非常有吸引力的产品受众。 更大的影响来自国家版权局于2015年7月发布的《关于责令互联网音乐服务提供商停止音乐作品未经授权传播的通知》,该通知的标题为“历史上最严格的版权秩序”。该“通知”要求所有受版权保护的音乐作品在当年7月31日前离线。 正版音乐的快速发展推动了中国数字音乐平台的首轮大规模重组,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相继关闭。 根据相关调查数据,今年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从最初的400多个中型音乐网站和1000多个小型个人主页下降到只有16个中型音乐网站提供音乐下载。 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损失了3000万元,无法购买版权之后,这个市场终于走上了正式发展的道路,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竞争加速了资本的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三方对抗。 这三大巨头都利用购买独家版权内容来组建自己的版权音乐图书馆,以此作为他们的主要竞争手段。 拥有大量资金支持的大型平台引发版权战争,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支持者的音乐平台只能在裂缝中生存。 从多米音乐(Domi Music)的公共财务报告中可以看出,该公司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净亏损3476.81万元。 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多米音乐高管哀叹“版权不能再被购买”——因为多米音乐的主要业务是基于音乐版权,而多米音乐这样的公司根本无力应对行业巨头之间的免费版权战。 许多失去版权的歌曲被迫离线,听的歌曲越来越少,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大量用户流失。 据2017年7月统计,多米音乐当时只有397万活跃用户,与腾讯音乐的酷狗音乐2.17亿、QQ音乐2.05亿和酷我音乐1.07亿相比几乎为零 资深音乐评论家鲁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衰落是大势所趋。与多米音乐同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注定会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属于几个巨头。 “经过激烈的竞争,市场逐渐按照行业规律集中。例如,去年自行车非常受欢迎。经过一场混战,现在只有两三家实力最强的大公司。 对于普通的音乐爱好者来说,这种适者生存实际上是一件好事。毕竟,每个人都必须让听歌曲变得方便。在手机上安装几个音乐应用总是不可能的。 当版权集中在几个平台上时,我们最多只需要两三个应用程序就能听到我们想听的所有歌曲。为什么不呢 “三大音乐播放器的版权基本实现了互通。与此同时,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指导下,三大数字音乐平台正逐步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采访了各种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购买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向在线音乐服务提供商授予独家版权”,从而正式禁止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 几个主要的音乐平台对此反应迅速。几天后,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Ali Music)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交换和分享他们的独家版权,将几家原本是他们独家代理的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转让给彼此使用。 粉丝们很快惊喜地发现,他们不仅能在腾讯的QQ音乐中听到李宗盛和五月天,还能在阿里的虾米音乐中听到周杰伦和苏打绿,而不是“在不同的音乐应用之间切换”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达成版权合作协议,双方转让了99%以上的授权音乐作品,并同意在音乐版权方面开展长期合作。 昨天网易云音乐和阿里音乐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 到目前为止,前三名的音乐版权已经基本实现了共识。 新媒体“一米观察”(one meter observation)的创始人王毅同意前三大音乐制作人的做法,并指出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过去两年的音乐版权竞争中,任何人成为赢家最重要的因素在于金钱,也就是说,谁拥有更强的财力,谁就能获得更多的版权,尤其是高质量的独家资源。” 然而,足够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早期吸引用户的关键因素之一。如果你想继续保证用户的粘性并扩大规模,你必须能够提供全面、周到和个性化的服务。 “各种音乐平台也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不筑墙积粮”,与行业实现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官员还表示,他们已经知道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未来他们需要优化服务,延伸产业链。 在全新的管理理念指导下,前三名纷纷采取了非同寻常的策略。 例如,腾讯音乐最近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Sony Music Entertainment)合作推出了电子舞蹈音乐标签Liquid State,该标签开始延伸到该行业上游的音乐制作和艺术家经纪业务。网易云音乐进一步推广早在2016年底创立的“石头计划”,希望为自己支持更强大的独立音乐家。阿里音乐(Ali Music)的虾米音乐不仅有同样注重支持独立音乐发展的“寻光计划”,还推出了“音乐+计划”进行离线表演。 从一开始,它只会更加奢侈,花费巨资购买独家版权,转向服务和原创音乐资源的竞争。 这一可喜的变化必将推动中国的数字音乐平台走向更长期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温/我们的记者崔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 大陆数字音乐平台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