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数字政府的命题写作浪潮?

以阿里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云供应商大张旗鼓地进入数字政府领域,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传统政府服务提供商的反击。

浪潮云提供“政府云第一”招牌,是政务市场的老牌制造商。在数字政府的背景下,浪潮云也在追赶新的变化。

重庆智博会议的前一天,浪潮云召开了数字政府峰会论坛。

浪潮董事长孙丕恕表示,数字政府服务转型的关键是模式创新。浪潮提出了“资本+技术”的本地化运营模式,即以城市为“营地”,按照“规划、投资、建设和运营”四大板块推进云服务运营、大数据运营和智慧城市运营,以此刺激地方数字化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

数字政府已经从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逐步开放,吸引了新的参与者。雷锋网观察到,互联网云厂商进入政府领域的思维是自上而下的,这与传统政府服务厂商自下而上的思维完全不同。随着互联网供应商以云服务的形式输出技术,上层应用程序拥有基础设施支持,互联网供应商拥有进入政府和企业领域的运营路径。

另一方面,这也是因为对政府服务的需求发生了变化。数字政府强调信息共享,政府应用程序没有理由不能获得互联网应用程序可以获得的服务体验。

应用层的需求正在推动这一轮数字政府转型。像浪潮云这样的传统供应商也在丰富上层的应用能力,并自下而上地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

数字政府的演进路径——浪潮云(Wave Cloud)总裁王芳指出,在政府服务领域,政府服务信息化最终将经过“传统信息化-在线-云”三个阶段发展成为数字政府。

换句话说,数字政府仍在发展中。事实上,由于不同地区政府服务信息化的步伐不一致,不同地区政府的数字化进程差异很大。王芳认为,在现阶段,有必要从三个方面巩固数字政府。一是要进一步增强平台能力,在目前已基本建立的云计算中心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云计算中心的全面覆盖和全力支持,使政府云中心成为全市、区县的支撑平台,实现云转型和云应用后的业务互联。

其次,建议建立一个强大的政府大数据中心。

似乎很多地方已经完成了大数据的建设,但实际上大多数地方刚刚完成了平台的建设。然而,数据的收集和分类仍需进一步加强。只有当一个以数据为中心的大数据仓库甚至一个地方政府的数据湖的建设真正形成时,数字政府才可以说是有数据的起点。

第三,要打造数字政府的业务支撑平台,浪潮云在本次大会上正式GOP(政府开放平台),GOP平台定义是IaaS、PaaS之上的一个业务PaaS平台,GOP平如何应对数字政府的命题写作浪潮?台把政府多个部门所经常共用到的一些构件、组件、流程、工具、引擎、规则统一沉下来,把每层打薄,把不同业务部门的需求定义在业务和流程上,这样构建应用的时候就会很简单。第三,为数字政府搭建业务支持平台,浪潮云在本次会议上正式上线GOP(政府开放平台)。GOP平台被定义为IaaS和PaaS之上的业务PaaS平台。GOP平台吸收了许多政府部门共同共享的一些组件、组件、流程、工具、引擎和规则,细化了每一层,并定义了不同业务部门在业务和流程上的需求,因此很容易构建应用程序。

此外,通过GOP平台的建设,“服务前台-服务中间-数据后台”构成了GOP三层架构系统。数据接收建立了“数据后台”,为“服务中间台”提供原材料。后台有数据原材料,中间有服务智慧。“服务前台”可以专注灵活地提供各种服务,直接与快速变化的社会需求对接,不断演进输出服务,实现快速个性化的需求响应。

如何从管理型政府转变为服务型政府?浪潮董事长孙丕恕在讲话中提到,随着云计算、大数据、5G和人工智能等智能技术的发展,政府已经进入数字转型阶段。

当前政府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如何从管理型政府转变为服务型政府。浪潮给出了一个有针对性的答案:数字政府建设的“六个一”理念,即“一云(云计算)、一号(大数据)、一网(网通办公)、一港(城市服务门户)、一运营商(智慧城市运营商)和一生态(智慧产业生态)”数据共享旨在“六个一”中的“一网通办公”,其核心是“流程再造”,体现在“组织沟通、流程沟通、数据沟通和单手沟通”四个方面。

具体来说,首先需要明确政府的领导部门,在全面协调和促进的基础上促进业务流程的优化和再造。通过整合分散独立的政府数据,可以开放政府数据,支持流程再造落地。随着数据的收集和开发,可以创建创新的应用程序,最终实现一部手机可以处理事务的目标。

对应用的重视是这一轮数字政府热潮的关键。互联网制造商的优势在于已经有了拥有大量用户的成熟的商用终端应用程序,但是它们不是为数字政府场景而设计的。

相应地,我们也看到传统制造商也在加强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例如,浪潮云的城市友好型网络、质量链和专门针对政府场景的健康友好型应用程序,基于浪潮自身的实践,具有专攻政府场景的优势。

互联网公司侵入企业和政府领域。浪潮这样的公司反击并进入消费市场。然而,这两类公司对数字政府的重视程度和战略有着本质的不同。

互联网公司进入数字政府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了需求。这股浪潮的主要渠道是政府和企业市场。

以互联网制造商的规模满足特定需求并不难。然而,积累经验并不是一夜之间就能达成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城市运营计划的过程。传统政府服务制造商多年来的整合和交付能力在着陆阶段更具优势。

雷锋认为2G或2B最终将是2C。这股浪潮本身正在转变为一种新型的“云+数字+人工智能”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正在叫嚣着要进入工业互联网,市场正在发生动态变化。

从长远来看,不同的力量仍处于市场竞争的早期阶段。数字政府的战争一直在持续。最终,将形成不同的边界。从企业自身的优势出发,两股力量将渡河治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 如何应对数字政府的命题写作浪潮?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