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力|鸿业期货上半年净利润下降13%

最近,南华期货和丽塔期货分别在上海和深圳上市。 然而,此前备受关注、预计将触及国内期货a股首股的鸿业期货(Hongye Futures),在今年5月更新其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后,仍在等待会议召开。 红叶期货上半年净利润下降13%;经济服务费和利息收入下降了近30%,日前红叶期货发布了2019年中期报告,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今年上半年红叶期货的发展情况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红叶期货资产总额为45.87亿元,较2018年底的42.97亿元增长7%。 公司净资产接近17.36亿元,较2018年底的17.72亿元下降2%。 上半年营业收入3.52亿元,同比增长2%,利润总额4568万元,同比下降15%,净利润3681万元,同比下降13% 根据鸿业期货招股说明书,其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2.91亿元、3.13亿元、3.27亿元、5.23亿元和6.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000万元、6200万元、6900万元、9200万元和8100万元 不难发现,红叶期货的净利润增长在2017年达到9200万元的峰值后有所下降,今年上半年情况并没有好转。 期货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经纪业务。根据2019年中期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红叶期货客户权益为26.25亿元,较2018年底的24.65亿元增长6%。 公司代理营业额达到1534.03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440.712亿元增长6.36%。 公司代理商的营业额为2826 1201英镑,比去年同期的25731006英镑增长了9.83%。 上半年,红叶期货的客户权益、代理交易额和代理交易额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但红叶期货的经纪费和利息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42亿元下降到1.04亿元,下降了27% 在资产管理方面,鸿业期货上半年托管资产70243.1亿元,较2018年底的135.54亿元下降48.18%。 资产管理业务实现手续费收入291万元,同比增长18.78% 在商品交易和风险管理业务方面,今年上半年红叶期货取得了很大进展。1月至6月,鸿业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鸿业资本实现营业收入2.1亿元,同比增长9.95%。实现利润总额1063万元,同比增长1.374%。净利润753万元,同比增长225%。 薪酬中的风控问题仍为231.61万元作者在早前的一篇文章《红叶期货a股上市之路:未来经营业绩的不确定性风控问题还是障碍》中指出,红叶期货的内部控制合规问题可能成为其a股上市之路的绊脚石 然而,从《2019年中期报告》可以看出,红叶期货未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根据2019年中期报告,在报告期内,鸿业期货有两起新的重大诉讼和仲裁。 一是2016年9月22日,一名客户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鸿业期货偿还委托资产本金986.072万元和风险补偿金87.5万元,共计1075.72万元。 2018年3月,秦淮区法院驳回起诉,并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2018年6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决是最终的。 2018年12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 2019年4月8日,客户以同样的诉讼理由再次向秦淮区法院提起诉讼。 此案将于2019年5月14日开始。 客户的诉讼请求变更为:自2016年起,责令红叶期货返还委托资金本金1000万元,偿还风险补偿金450万元,共计1450万元。 目前,此案正在初审中。 二是2019年5月30日,新客户向秦淮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责令鸿业期货赔偿损失本金170万元,合同期利息17万元,资本占用利息按逾期日(2016年9月10日)至实际支付日月利息的2%计算,以170万元为基础。 此案将于2019年6月26日开始。目前,此案正在初审中。 此外,报告期内,鸿业期货仍有2起重大诉讼和仲裁事项未决。 2016年7月,公司发现一名员工(与前述“a先生”相同的人)及其妻子在公司不知情且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将公司列为担保人,并与三名客户签订了个人贷款合同。 第三名客户于2016年12月被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静海区法院”)驳回 2018年5月25日,客户又向静海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起诉a先生及其妻子、公司和天津公大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公大吉公司”),共涉及两起诉讼。 第一项诉讼请求是责令甲、乙双方共同偿还原告贷款371.2万元,并以371.2万元为基础按月利息的2%计算利息,自2016年10月27日起至实际还款日止支付利息。截至2018年5月26日,本公司与甘达集气公司共承担利息141.5万元的连带责任,诉讼标的总额为512.5万元。诉讼费应由被告承担。 第二项诉讼请求是责令甲、乙双方共同偿还原告贷款112万元,并按月利息的2%计算利息,利息自2016年10月27日起至实际还款日止。本公司与甘达吉公司承担连带支付责任,截至2018年5月26日发生的利息为38万元,诉讼标的总额为150万元。诉讼费应由被告承担。 目前,这两起案件仍在初审中。 2017年11月3日,公司北京营业部收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两张传票及相关材料,客户l和客户m,因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向公司北京营业部提起诉讼 两位客户分别于2005年10月和2007年4月在该公司开立期货账户。 两项诉状均指控该公司一名前员工向其出售金融产品,北京营业部未经客户授权进行期货交易,并将客户账户中的委托金融资金转入北京营业部账户进行非法交易,导致客户资金全部损失。 请求法院:责令公司北京营业部返还原告的财务保证金150万元、852.4万元及利息,并承担诉讼费。 经初步核实,公司和北京营业部从未与两位客户签订委托理财合同,公司严格遵守期货行业的相关规定。该公司及其分支机构从未开设期货账户。 本案中,管辖权异议会谈分别于2017年11月21日和12月14日举行。 2018年1月15日,公司收到民事管辖裁决,案件移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 2018年11月6日,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两名客户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已付)和鉴定费由两个原告承担。 2019年3月14日,这两起案件的第二次审判开始 此外,红叶期货还为报告期内进入执行阶段的两起案件向静海区法院支付了2,136,082元,履行了两起案件生效判决确定的支付义务。 从上半年的经营情况来看,红叶期货的资产管理业务收入和风险管理业务收入有所增长 然而,从《中国日报》也可以看出,面对净利润增长疲软以及内部控制和合规方面的诸多问题,鸿业期货尚未找到好的解决方案。 所有这些问题都可能对其a股上市产生负面影响。 退一步说,即使红叶期货成功上市a股,解决这些问题也迫在眉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 洞察力|鸿业期货上半年净利润下降13%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